2020年菲律賓稅收改革及優惠—CITIRA法案

一、背景介紹

根據2017年的世界競爭力報告,菲律賓的稅務問題是阻礙外資投資菲律賓的主因之一。

圖 1

菲律賓第17屆眾議院通過 “稅收改革及吸引更高品質投資機會法案” 或稱 “ TRABAHO法案” 並未如期在參議院通過。第18屆眾議院捲土重來,於2019年9月13日通過了 “營利事業所得稅及優惠合理改革法案” 或稱 “CITIRA法案”。該法案如通過參議院三讀程序,將為菲律賓的稅收制度帶來巨大的變革。截至本文截稿日期2020年3月24日止,該法案已通過一讀,進入二讀程序;總統杜特蒂大力支持該法案,於2020年3月9日發函通知參議院將該法案列為必要且需盡速通過的法案。

政府綜合稅制改革計畫(TRAIN)的第一部分或稱共和國法案第10963號(於2017年經總統公佈實行)修正了個人所得稅、被動收入稅、遺產稅、捐贈稅、增值稅、消費稅和印花稅等。CITIRA法案是稅制改革的第二階段,旨在逐步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率(或稱 “企業所得稅” 及 “CIT”)、促進投資及稅收優惠措施合理化。

二、東盟 − 營利事業所得稅的趨勢

目前菲律賓的營利事業所得稅(CIT)為30%,是東盟經濟體中最高的;第二高的是印尼(25%),稅率在20%的有臺灣、泰國及越南,最低的為新加坡(17%)及香港(16.5%)。國際趨勢是逐漸降低CIT。美國從2018年1月1日開始將CIT率從35%降至21%,由於CIT降低許多,總部設在美國以外的一些公司可能會將其總部遷回美國;由此可見,高CIT會抑制投資積極度。

從下圖中,可以看到東盟各國的CIT政策趨勢,汶萊、老撾(寮國)、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自2009年以來已逐步降低CIT。反觀菲律賓,雖然CIT在1997年至2000年間從35%降至32%,在2009年更降至30%,然而對比其他東盟國家的減稅幅度,仍然大幅落後。

圖 2
三、菲律賓稅收優惠現況

財政激勵措施是大多數投資決策中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稅收及關稅等費用會增加投資成本。當這些負面因素減少或被廢除時,開展業務的成本將降低,使該國的投資環境更具競爭力。

在現行規定下,主要有兩大機構有權利給予企業稅收優惠,分別是經濟特區管理局(PEZA)及投資委員會(BOI)。PEZA及BOI在企業符合特定條件下,均有權利給予企業4~6年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優惠期(Income Tax Holiday “ITH”),並且在符合特定條件下,可以申請延長3年免稅期。PEZA更可以賦予企業在免稅期過後, “永久” 使用較為優惠的納稅公式,即按 “總所得稅(Gross Income)” 減去 “直接成本(Direct Expense)” 後(Gross Income Earned“GIE”)金額的5%納稅(即 “5%總收入稅”)。

下圖是東盟主要國家的投資稅收優惠政策整理,所有國家中只有菲律賓有 “無限期” 的5%優惠特別稅率,其他所有國家的免稅優惠期無論時間長短,均設有一定的期限。CITIRA法案除了逐年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率至20%外,主要也希望解決PEZA給與企業無限期特別稅率,造成納稅義務不平等的問題。

圖 3
四、CITIRA法案的改革及稅收優惠

CITIRA法案引進新的稅收優惠審核機構,即 “財政激勵審核委員會” (Fiscal Incentives Review Board,簡稱FIRB)。FIRB由財政部主導(FIRB的主席由財政部長兼任),該委員會將替代目前審核稅收優惠的單位(即PEZA及BOI等 “投資促進機構”)審核企業提交的稅收優惠申請。投資促進機構單位在CITIRA法案改革後喪失獨立給予申請人稅收優惠的權力,但企業申請人如需申請稅收優惠,仍需要通過投資促進機構向FIRB推薦。每隔三年,BOI需協同其他政府部門制定及更新 “戰略投資優先計畫”(Strategic Investment Priority Plan),提交總統簽字同意後公佈,供FIRB審核企業申請稅收優惠的參考依據。

如CITIRA法案順利通過參議院審議,菲律賓將實行以下財政措施:

1. 逐年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CIT)至20%

目前菲律賓的營利事業所得稅(CIT)為30%,CITIRA法案通過後將從2020年1月1日起每年降低1%的CIT,直到2029年1月1日降至20%

圖 4

2. 稅收優惠

企業申請稅收優惠,需要經PEZA或BOI等投資促進機構向FIRB推薦,由FIRB依據戰略投資優先計畫(Strategic Investment Priority Plan)、所投資的專案/活動(分為第一級、第二級及第三級,分級對應產業請參考圖5)及商業活動所在地區來決定稅收優惠的類別,不同的稅收優惠類別對應不同的稅收優惠期(具體期間請參考圖6)。

如下圖所示,稅收優惠類別分為A基礎(Basic)類別、B加強(Enhanced)類別及C進階(Advanced)類別。

圖 5

企業如符合以上所述的稅收優惠類別,FIRB有權斟酌給予企業以下多項稅收優惠:

2.1 免稅優惠(Income Tax Holiday “ITH”)

CITIRA法案下,無論企業是否在法案實行前已經取得投資促進機構(如:PEZA或BOI)給與的稅收優惠,或稅收優惠已經到期,或沒有申請過稅收優惠者,均可以申請CITIRA法案下的免稅優惠。ITH的期限以企業的主要業務所在地及登記地為依據,最長可以申請到4年免稅,最短則為2年。

2.2 特別稅率(Special Corporate Income Tax Rate “SCITR”)

成功在FIRB註冊的企業,在免稅優惠期結束後可以選擇享受以特別稅率(SCITR)代替所有國稅(含營利事業所得稅等)及地方稅(含不動產稅等)。特別稅率是按照企業當年的總營收作為稅基計算,不得扣除成本。特別稅率的稅率從2020年8%逐年上升至2022年10%,2022年後維持在10%

免稅優惠(ITH)與特別稅率(SCITR)的優惠期均有FIRB依據戰略投資優先計畫(Strategic Investment Priority Plan)及所投資的專案/活動所在地區來決定該項投資的類別,不同類別對應不同的稅收優惠期間;如下圖所示,兩者加起來總優惠期限在5~8年之間。特別稅率(SCITR)可以在到期前向FIRB申請延長3-4年,最長總優惠期限不得超過12年。

圖 6

2.3 稅基減免(Enhanced Deductions)

稅基減免是一個獨立的稅收優惠,如申請人選擇享受免稅優惠(ITH)及特別稅率(SCITR),則不能再享受稅基減免。

圖 7

除了上述抵免額外,採用稅基減免優惠可以享受淨營業虧損抵免(Enhanced Net Operating Loss Carry),意即當稅基減免後的應納稅額超過其可稅所得額時,可以將淨營業虧損結轉,並允許在接下來的連續3個納稅年度從該企業的總收入中扣除。

2.4 免進口稅−主要設備及材料(Duty Exemption on Importation of Capital Equipment & Raw Materials)

免進口稅僅適用於資本設備、原材料及其零配件等直接並專用於投資項目/活動,且會計上作為“直接成本”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該設備及材料必須是在菲律賓國內沒有同等品質或相當品質的生產商。獲取免進口稅後,如需出售、轉讓或處置該設備及材料,必須事前取得FIRB的同意,否則轉讓人及被轉讓人將連帶承擔已免去進口稅的兩倍罰款。

2.5 免增值稅−進口及本地採購(VAT exemption on importation and VAT zero rating on local purchases)

進口及本地採購的免增值稅僅適用於直接和專門用於投資專案/活動的商品和服務,且且該企業註冊地及其投資專案/活動的地區必須位於經濟特區(Ecozone)內或自由港(Freeport)。

3. 日落條款

如在CITIRA法案實行前已向BOI註冊的企業,其所正在享受或已註冊但尚未取得的免所得稅(ITH)優惠不受CITIRA法案影響。如在CITIRA法案實行前已向PEZA註冊的企業,則因CITIRA法案的一大重點在於取消無限期的5%總收入稅優惠,因此CITIRA法案規定日落條款,具體細節參考下圖整理。

圖 8

企業所投資的專案/活動如符合戰略投資優先計畫的投資項目/活動,可以選擇受CITIRA法案規範,同時享受此法案下的權利及義務;前提是,選擇此方式者,企業必須交出先前在BOI或PEZA等投資促進機構頒發的證書,放棄先前已從該等投資促進機構獲得的稅收優惠及其他特權。


最新文章
  • 菲律賓公司設立
    在菲律賓投資可以采取個人獨資、合夥、非股份公司、股份公司、分支機搆及代表處等。本所嚴格把控菲律賓公司設立的各個細節,確保客戶在菲律賓的投資合規運行。
  • 菲律賓施工許可證
    菲律賓承包商認證委員會(PCAB)是菲律賓核發施工資質的主管機關。如果沒有先獲得PCAB許可證,不得進行施工建築營造等業務
  • 菲律賓勞動制度及人事成本
    菲律賓有五種不同類型的雇用類型,取決於受雇員工所從事的活動性質….人事成本的計算上應在基本工資外,額外計提約36.3%的人事成本…雇主僅可出於正當或授權原因後方可將勞工解雇…
  • 2020年菲律賓稅收改革及優惠—CITIRA法案
    菲律賓眾議院於2019年9月13日通過 “營利事業所得稅及優惠合理改革法案” 將逐年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至20%
  • 菲律賓電信服務分類及行業准入
    菲律賓國家電信委員會(NTC)是菲律賓電信行業的獨立監管機構,資訊技術部(DICT)則為菲律賓主管電信政策的部門,也是NTC的上級單位。但是NTC與其他DICT的行政下屬單位性質不同,屬於獨立的委員會,對於涉及具體的電信行業事務有獨立的監管權力,而DICT則強調政策擬定及協調功能。

Copyright 菲律賓和府法律事務所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farley.fullhouse@gmail.com

發表者:Farley

Mandarin Associate - Full Hou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